您的位置: 丹东资讯网 > 星座

黑巫师朱鹏 第十一章:寄生与荆棘王冠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3:50

黑巫师朱鹏 第十一章:寄生与荆棘王冠

被恶魔直接注视并已在进行中的灵魂献祭仪式,要动摇压阵的核心宝物是很难的,之前如果朱鹏没能找到或者念出恶魔真名,强行撼动那本笔记的话,相当于直接和“毒蛛女王安达利尔”隔空对轰一击,除非是实力不弱于对方太多,不然一定会被对方的恶魔毒力轰成漫天飞散的绿色毒浆。

然而若是有不弱于安达利尔太多的实力,这邪术仪式破不破坏又有什么关系?以强绝实力为倚仗,各种姿势各种打法,怎么打都是赢,现在的问题不是没有那份实力吗。

伴随着邪术仪式的解除,安达利尔魔力笼罩所形成的黑暗天幕消散,温暖的光又一次照射进饱经霜刀血雨摧残的金陵城,虽然整个魔灾区还有小部分未及清理的污染源,但这已然是小事故不足以撼动大局了。

“总算是结束了,这一夜可真是漫长啊。”

站立在重装直升机内,看着外面消散的黑暗与照射进来的光明,大光头身材粗壮的军人王栋低声的叹。作为一线指挥官,他在掌控全局的同时,所承受的精神压力之巨大并不弱于身在一线搏杀的多数职业者,所以当一切尘埃落定时,王栋也有一种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金陵小学内,刚刚晋级职业者第五级,并把一点属性点加持在精神力属性上的朱鹏也不在乎满室的血腥诡异与恐怖,第五级他依然是完美的五点属性点晋级,毕竟魔潮涌来朱鹏越五级甚至十级搏杀魔物,若是这样都不能完美晋级,那恐怕就没有职业者可以做到完美晋升了。

到目前为止,朱鹏仅仅只是在第四级时拿到了四点属性点数,略不完美,其它时候全都是五点职业属性到手,不过这一次晋级后,朱鹏选择缓缓地,每间隔一段时间把属性加在精神力上,毕竟这是名副其实的力量,很多时候也要考虑自己是不是承载得起,会不会有什么反噬情况发生。

倚靠在墙壁上闭目休息了一会,朱鹏突然睁开了眼睛,从腰囊中取出一张卡牌,只见那张蓝色的卡牌上不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竟然是前段时间元气大损的寄生心脏。

朱鹏拿出卡牌后,它啪的一下便自己跳了出来,恍若一支异形章鱼似的以肉须为足,迅速爬上了不远处的玻璃棺材上,它趴在玻璃棺材上啪啪拍打着,然后向主人的意识传递出一股渴望与贪婪的意念。

朱鹏走上去出手帮它把棺材盖掀开,寄心心脏在棺材盖只掀开一条缝隙时就已经急迫地钻了进去,它趴在三具尸体中那名年幼女童的胸膛上,以肉须刺入其骨肉,整个身躯很快便融化般大半陷入了小女孩飞机场般的胸口内。女孩,她缓缓睁开了散放着淡绿色异芒的双眼。

寄生心脏的意识向朱鹏传递出恍若久旱逢甘霖一般的舒爽快意,空怀庞大生命能量却没有灵魂与意志甚至肌体免疫系统保护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寄生心脏的肉须飞快地蔓延占领,片刻后睁开眼睛的小女孩坐起,把自己两只小手按在身侧两具正在逐渐腐烂的中年男人与男童身上。

她手掌中刺出青色筋络似的管子扎入两名至亲的头颅里,中年男人与男童身躯腐烂的速度顿时十倍百倍加快,而年幼女童的身躯则慢慢丰满甚至渐渐变得红光满脸……真不愧是暗属性的召唤兽,这种掠夺生命力的能力真是邪门并且诡异啊。这样一幕如果被人看到了,再说自己不是黑巫师,谁信?

被寄生心脏打扰了休息,朱鹏也就没再去闭目养神。

他四下搜索着一切有价值的物品,绝对拥有变异boss实力的韩雪仪什么都没爆出来,也许是因为她的身份立场过于模糊,也许单纯是因为朱鹏手黑,总之就是没爆出什么装备。那柄原本凶悍的大木锤此时此刻已然完全腐朽,亦如它的主人一般。

朱鹏在被韩雪仪锤杀的那堆碎肉残骸中搜寻,绝大部分的装备都被砸得破裂粉碎了,不过年轻的鉴定师硬是从里面找出一条染血的护身符项链:

光明火焰之护符

+1照亮

+5火抗

谈不上多少好的东西,但有收获就不算是空手而归,在深渊之城至少也是件价值数百金币的附魔装备。

朱鹏把护符擦了擦,然后放在了腰囊里,最后他走到了房间内那幅恐怖的“壁画”之前,地面上折断的光属军刀与墙壁上老人花白的须发都说明他曾经是一位强大的战士。如果不是他已经老了,这一次的战斗未必就会输,也就不会出现垂死反击之后让朱鹏跟过来捡便宜的事了。

朱鹏发现了仪式举行的位置,这支职业者团队找到了邪术仪式的具体地点,如果不是实力略微逊色了一些,这支职业者团队就抢先朱鹏一步终结这次金陵魔灾了……职业者的生死胜负,很多时候只有一线之隔。

他全身都被重锤砸碎了,看得出老人最后的反抗很是激怒了那个深渊信奉者,她几乎完全把老人镶在了墙壁上。

靠近后上下打量片刻,朱鹏把手掌触碰在老人破碎的尸骨上,他想找出之前爆发出强烈光明力量的魔法物品,如果它还存在的话,那它对于老人来说已经没用了,却可以成为朱鹏日后冒险中克制亡灵与恶魔生命的利器。

似乎是因为文明风格的问题,巫师世界擅长光属能力的巫师极为稀少,反倒是擅长黑巫术,擅长和炼狱与深渊等负能量位面打交道的巫师不在少数,不仅仅是黑巫师而已,许多名声不错白巫师对于恶魔学的研究深度,足以让相当多的黑巫师瞠目结舌,甘拜下风。

推衍未来很难,但在有凭依物的前提下窥视已经发生的过去却并不消耗多少命运之力,尤其是在对方已经死了的前提下:

惨烈的厮杀,周身散放着强光与神圣力量的白须老人,他左手拿着十字架右手高举着光属军刀,他的脚下扩散开简单却纯粹的防御光环,让四周的同伴防御力倍增,心灵更是不容易被黑暗的力量所恐吓侵蚀,在最占据上风的那一刻,神明礼祭台上那本魔光流溢的笔记突然扩散开一圈剧毒光雾……来自第一界域守关boss的恶魔毒力是如此可怕,以至于许多职业者都被硬生生毒爆了双眼,正面承受最严重伤害的老人高高举起手中的十字架,他怒吼着引爆了自己所有的光明斗气。

以强烈刺目的光焰爆散作为定格,黑白的影像到这里终结。

惨烈的战斗画面看得朱鹏也是紧皱双眉感到忌惮不已,若非是这支职业者队伍帮自己先排了一波雷,自己硬扛那圈毒雾后恐怕也只能狼狈逃命,再想完成这次任务终结魔灾

,是非常难了。

想要寻找的那支蕴涵着巨大光明力量的十字架已然爆开,然而朱鹏却也在老人的记忆中得到了另外一些情报,在死亡的最后一刻,这名须发皆白的老人将一支手摸向了自己腰间的金属腰带。

朱鹏先弯腰向英勇战死者施了一礼后,他从墙壁上硬生抠出那根已经扭曲变形的金属腰带,这里面藏着一个小巧的机关,此时已经损坏了,朱鹏在硬生生把金属腰带掰开后,自里面取出了一绢白丝绸。白绸上面布满了文字与人形图案,以巫师文字书写着:上帝武装,荆棘王冠。

“一般职业者冒险一辈子也未必能到手一套上档次的斗气功法,我这半年来前前后后到手了三套,看来老天也是希望我在肌肉男巫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啊。”这样自言自语着,朱鹏却是把丝绸毫不犹豫地塞进了腰囊中。

云南性病
太原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好的男科医院
云南性病医院
太原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