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资讯网 > 游戏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百九十九章 长老撑腰

发布时间:2019-09-25 14:53:00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百九十九章 长老撑腰

这看起来温馨的一幕,却是让无数暗念秦霜的弟子妒忌不已,尽管他们知道这是兄妹俩之间的亲昵。

“黄师兄,你没事吧。”杨良才此刻已经慌神了,立即跑过去观察黄麟的伤势。

满以为将黄麟请来,可以让秦冲俯首,让秦霜就范,可结局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现在秦冲非但没事,实力还有提升,可黄麟就惨了,形同废人一个。

他可是萧长老的剑仆啊,这下怎么交代。

“我……我……噗!”黄麟一脸惨白,浑身上下几乎使不上一丝力气,搭拉在地上。

他的嘴角还在不停的渗着鲜血,想要说话,却是引动了伤势,吐出浓浓的血沫。

“这……秦冲!你竟敢下死手!”

一想到萧长老那狠辣的手段,杨良才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下,朝着秦冲怒吼道。

“死手?简直笑话。战斗之时,只有敌我,哪能注意轻重。要是我稍不留意,只怕此时躺在地上的人,就是我了吧!”

对于这种小人的话,秦冲根本就不想理会。

刚才的情形真的是凶险万分,要是他的暴气法没有进阶,只怕最好的情况,都是和黄麟同归于尽。

任凭杨良才在那里嚷嚷,秦冲看也未看,直接带着霜儿离开。

今天出的风头已经够了,要是他还不走,恐怕会被水剑宗的弟子用口水淹死。

而且刚刚虽然险胜黄麟,可他仍旧受了不轻的伤,需要立即调息,以免造成后患。

“霜儿,以后有谁欺负你,一定要第一时间来找我,尤其是杨良才这样的纨绔。”走在山道上,秦冲任由婉儿拉着他的手,一脸怜爱。

家族被灭之后,霜儿等于是他的全部,他不能让妹妹受到一丝伤害。

“嗯。霜儿知道了,不过我平时都在师父身边,而且沈师姐还经常来看我,很少有人敢打扰我。”霜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始诉说起她在水剑宗遇到的一切。

西门婧长老对她很好,几乎是无所保留的把一切都传给她。

可惜她却是辜负了西门长老的希望,在学习炼丹的同时,竟还想修炼,成为武者。

还好,她虽然一心两用,可天赋却很高,西门长老倒也没有阻止她。

“沈师姐已经把你在火剑宗那边发生的一切给我说了,哥,有时间我也去看你。”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霜儿一下子跑到了秦冲前面,嘟着红唇道。

“哈哈哈……看他?他已经自身难保了!”

秦霜话音刚刚落,却听山间传来一阵猖狂的冷笑,由远及近,顷刻之间,就降临到了秦冲两人的头上。

“你是谁?”秦冲皱了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但满身暴吝气息的老者。

老者刚刚落地,秦冲顿觉一股狂暴的威压从天而降,压得他喘不过气。

“哼,你刚刚在修练场废掉了我的剑仆,难道就想逃之夭夭?”老者并未回答秦冲,而是冷哼一声,一脸阴狠握紧双拳。

“你是萧长老?”听刚才那些弟子的议论,秦冲知道黄麟身后有一个师父,此人是水剑宗的长老。

“没错!现在我的剑仆已经成为了废人,你却好好的站着,你不觉得很可笑么。”萧长老眯起眼睛,一双目光好似雷电,直透人心。

“萧长老,这件事情错可不在我。”

对方是一个长老,而且实力强大,秦冲只好把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包括杨良才纠缠秦霜,而后请来黄麟坐镇。

总之一句话,错不在我。

“放屁!错不在你?同宗之人切磋,按理说该点到为止,你却心狠手辣,将他废掉,你还敢说你没错!”

萧长老踏前一步,武师独有的强大气息君临而下,想要将秦冲压垮低头。

“萧长老,我……”秦冲将霜儿拉到一边,独自扛下威压,开口辩解。

“住嘴!我就问你,你跟不跟我去执法堂认罪!”作为一个长老,权势滔天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百九十九章 长老撑腰

,萧长老才不会愚蠢到跟一个内宗弟子浪费唇舌。

只要到了执法堂,他有的是机会报复。

到时候秦冲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休想活着离开。

“认罪?错不在我,我认何罪?”秦冲但觉血气上涌,卡在喉咙之上十分难受,却不得不憋住愤怒。

执法堂是什么地方他当然清楚,要是进去了,他能完好无损的出来才是怪事。

“还敢狡辩!无数弟子都可以作证,你还想抵赖!”萧长老大怒,声音夹杂着无尽的威势,传遍大半个水剑宗。

此时,已经有许多水剑宗的弟子在围观。

听到萧长老蕴含着内劲的声音,一个个难受的捂上了耳朵。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底谁对谁错,恐怕不是萧长老说了算。”眼见面前的老家伙已露出杀心,秦冲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索性不再委曲求全。

现在这个局势,他如何辩解也不会有人认可他,还不如拼死一搏。

“是么?接下来你就知道了,今天我就杀了你,替宗门清理门户。”萧长老森然一笑,整个人突然间冷了下来,字字杀机。

“哈哈哈……看来萧长老是铁了心要我的命,那秦冲只有奉陪到底了。”

什么罪名,什么理由,统统都是狗屁!

这老家伙分明是想杀了自己,替他的剑仆报仇,秦冲再解释也是无用,还不如奋起反抗。

即便对方是长老,他也不回束手待毙。

“萧长老,这件事我看还是多多商议一下吧。”就在此时,从人群中站出一个中年女子,淡淡的道。

“师父!”秦霜美眸一亮,出声喊道。

此人,赫然就是秦霜的师父,西门婧长老!

“我看不必了!此事完全是由秦冲挑起,既然他敢下狠手,那就该被惩罚。否则,宗门戒律何在?威信何在!”

萧长老一点也不给西门婧面子,仍旧保持着对秦冲的压制,但还未动手。

“萧长老,秦冲此种做法虽然欠妥,但还罪不至死,还是谨慎点好。”西门婧过后,又有一位长老站了出来替秦冲说话。

在此长老的身后,秦冲还看到了一个人,沈南燕。

不用说,替秦冲说话的长老,就是邱机子了。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内宗新人弟子,竟然惊动了两大长老为他说话,萧长老面色变得更加阴沉。

“邱长老也想管此事?”

广州建国医院医院电话号码
广州建国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广州建国医院咨询
广州建国医院网络咨询
广州建国医院QQ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